国庆长假第二天一位名校教授遭遇意外去世

时间:2022-09-26 11:47:16 作者:M6平台在线登录 来源:M6米乐官网登录 asycn

  他是教育部高等学校金属材料工程与冶金工程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进口替代“卡脖子技术”高铁轴端接地装置项目的总负责人。

  作为1981级西安交大低温专业的毕业生,早在1990年代,他和几位西安交大的校友同事创立筹建了西南交大的暖通专业。曾担任金属材料学系主任。是西南交通大学的科研领军人才。

  他也是国家级精品课程《材料力学性能》的负责人,西南交通大学教学名师,一位众口称赞的好老师。

  他是四川省西安交通大学校友会的常务理事,热心校友,是交大校友口中的“人品、学识一流“的好师兄。

  1954年开建的包钢是内蒙古自治区的工业长子,是国家“一五”时期156项重点工程中建设的全国三大钢铁工业基地之一。

  1958年,包钢正处于大规模建设时期,人们热切期望的一号高炉建设却遇到了设备和建设材料供应不足的大难题,眼看就要停工。

  1959年1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包钢为全国,全国为包钢》的文章和《保证重点,支援包钢》的社论。

  “全国上下,各地区、各企业、各部门积极行动,掀起一场全国支援包钢的热潮。平均每天有10多个车皮的设备和材料从全国各地运到包钢,最终有8万多名创业者扎根边疆。”

  1959年是包钢建设史上不平凡的一年,5月出焦,8月通水,9月出铁。包钢建成一号高炉,从实现通水、电、气,到流出第一炉铁水,只用了16个月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

  1959年10月16日,包头钢铁公司举行第一号高炉出铁剪彩典礼大会。时任国务院总 理的周 恩 来出席大会,并为包钢一号高炉出铁剪彩。包钢生产体系基本建成,结束了内蒙古千里草原“手无寸铁”的历史,开启了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工业发展的先河。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今天的包钢集团,是年收入866.76亿元,利润总额15.91亿元,上缴税金45.13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拥有“包钢股份”和“包钢稀土”两个上市公司,是中国主要钢轨生产基地之一、无缝钢管生产基地之一、华北地区最大的板材生产基地,世界稀土工业的发端和最大的稀土科研、生产基地。包钢生产的“稀土钢”产品拥有良好延展性、耐磨性、耐腐蚀性、耐低温性及抗拉拔性,应用于京沪高铁、青藏铁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等项目。

  戴光泽的父亲和母亲,就是在这一波全国支援包钢建设热潮中,来到草原城市包头,参加包钢筹建。父亲戴喜亮先后在内蒙古包钢电修厂和包钢自动化所工作,是包钢最早的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之一。

  当时的西安交大,在全国工科排名第二,仅次于清华。高考录取分数很高。可见戴光泽当年成绩优异。

  戴光泽入校时,校长史维祥是留苏归国的著名液压传动及控制专家,1952年毕业于交通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1984年起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校长。

  1984年西安交大列入了国家10所“七五计划”重点建设的院校之一(排名第4);在国内第一批创建了研究生院(1995年评估全国排名第5)及管理学院(全国排名第1);全校成立了28个研究所及中心;新增了10多个新兴学科;评上了11个国家级重点建设学科,9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及专项实验室。1989年国家教育委员会举行的第一次教学成果评选中,西安交通大学获奖的总数位居全国1075所高校之首;到1990年学校基本完成了“七五重点建设”的各项任务,为以后学校能顺利进入首批“211工程”,建设成为九所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之一(首批进入985工程的九所高校,俗称C9)奠定了基础。

  多年后,戴光泽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起在交大读书的时光,戴光泽仍旧对当年给自己上过课的老师们如数家珍,“那时候,最好的老师都在教学一线给学生上课。”

  满头白发的周建枢老师,教微积分,循循善诱,从中学的数列求和开始,引入微积分概念,让大家迅速对生涩的微积分有了生动的理解。擅长音乐的周老师还还经常用音乐中的旋律变换美学方法来启迪学生数学的思维,用西方交响乐中的主题、变奏等来引导和加深学生对高等数学中抽象概念以及公式的理解。

  教《传热学》老师刚从美国回来,回国时,他用大部分积蓄买了书籍资料和磁带。这些资料和听课笔记,他都消化吸收,将最新的数字传热学的概念带到了戴光泽他们的课堂。这位老师就是后来大名鼎鼎中科院院士陶文铨教授。

  《材料力学》是戴光泽认为最难的一门课,及格率只有一半。戴光泽考了七十多分。就是这门很难的课程在多年后戴光泽留学日本,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时帮了大忙。

  交大“门槛高,要求严,基础厚,重实践”的人才培养理念在戴光泽的身上打上了深刻的烙印。“交大四年给了我们非常深厚的底蕴和非常坚实的基础,使得我们有能力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中跨越不同的领域,当时交大中这样的同学很多。” 饮水思源 ,戴光泽多年后不无感慨的感恩交大的四年本科教育。

  戴光泽所在的低温11,是一个非常温暖团结又特别优秀的班级集体。同学们来自五湖四海,有不怎么学就老考第一的江浙才子;干部辈出,有陕西省学联的干部、还有校文工团的骨干、系学生会的骨干:如在当年担任陕西省学联主席干部的张浩然,校文工团团长吴朝霞,专门跳西班牙舞的张晓行;还是一个体育强班,班级足球队曾问鼎西安交大冠军,还有一个专门的冬泳队,戴光泽就是队员之一。

  毕业前夕,还发生了一件多年后同学们提起来还津津乐道的轶事。低温11班的同学为全校同学设计制造了毕业徽章和纪念册,销售一空,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班级的“散伙饭”等花销。这个“策划团队”中就有卢雷、李水华、李孜、田军、高建全等同学。卢雷后来担任NEC通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后担任苹果公司亚太区副总裁,而班长李水华长期在航天系统工作,曾担任航天科技集团六院101所党 委书 记。

  在1985年研究生入学考试中,56人的低温11班有11位同学考上了研究生。当时研究生招生名额很少,通常一个班考取研究生不过两三人。堪称奇迹。

  大学时戴光泽觉得最难的《材料力学》正好是他在1992年年初参加日本大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必考内容之一。虽然已经毕业7年,但是戴光泽仅仅自学复习了2个月,就顺利通过了考试。交大扎实的基础教育效果,可想而知。

  此外,在交大打下的良好数学基础,也使得戴光泽在日后的学习中如鱼得水。在留日攻读固体力学博士学位的阶段,有一项任务是自学德文版日译的《连续介质力学》,每周要做一次公开汇报。

  当时的力学学习涉及很多数学概念,包括高等学术中的解析几何、矢量分析、线性代数与空间变换等,要求公式逐项推导。很多日本学生,包括当时的日本助教都是没法儿一一推导出来的,只有戴光泽一人凭借扎实的基础和清晰的思路,能一步步推导出来,这样的表现令日本的老师刮目相看。

  1998年4月进入日本工业技术研究院大阪工业技术研究所做NEDO研究员,从事“超高温材料、碳材料、碳纤维”方面的研究工作。当时在国内,碳纤维和碳材料还是非常前沿的概念。

  1990年代的日本留学生活,不无清苦。除了背井离乡,思念故土,经济上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和那个年代很多留学生一样,戴光泽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直到获得日本文部省奖学金并完成博士学业后在大阪工业技术研究任NEDO研究员,同比国内开始有丰厚的收入和良好的科研环境。

  本来戴光泽可以选择留在日本工作,过一种相对平稳的生活,但最终还是挈妻携子,回到了国内。

  戴光泽后来回忆道,在日本近十年的留学工作,日本人对工作近乎变态的认真和敬业,在日本研究和工作中养成的认真、严谨、追求结果、讲究实效的工作习惯和工作要求让自己受益终生。在日本与最先进的“碳纤维”等材料技术零距离接触,也奠定了后来戴光泽在中国高铁关键材料和部件工程应用化的基础。

  1999年底,去国近十年的戴光泽,回到阔别已久的成都,回到西南交大力学系任教《材料力学》基础课程。

  2002年开始,转到西南交大材料学院任教并担任金属材料系主任。在西南交大材料学院,他主持《材料力学性能》国家精品课程,申建《材料力学性能》国家一流课程,为西南交大“材料科学与工程”“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建设、工程教育认证及一流专业申建等工作呕心沥血,为学院的学科及专业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20年如一日,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人才。

  情况紧急,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有关方面找到了当时正在西南交大材料学院工作的戴光泽,希望他能带领团队尽快完成铝合金推杆的国产化工作。戴光泽课题组当即接下了这个任务,并于2009年12月研制出样件和小批量试装部件并空运到长客,解决了厂家的动车组下线月,四川城际轨道交通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注册成立,由戴光泽任董事长,国产化的铝合金推杆开始大量供货。

  凭借科研团队的力量不断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实质性的产品,打破了动车组关键零部件国外垄断的格局,推进高速动车组国产化工作。这也是西南交大探索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背景下的产物,在全国范围内西南交大都是先行者,形成了一套调动职务发明人积极性、提高科技成果转化质效的体制机制,被誉为

  2013年6月,戴光泽课题组又接下了CRH3型系列动车组轴端接地装置的国产化任务。CRH3型系列动车组轴端接地装置是整个受回流系统的一部分,在遭遇雷电天气时也是重要的避雷装置。轴端接地装置的核心组成部分是碳刷架和摩擦盘,其主要作用是将车体上的电流传递至车轴,再通过车轮和钢轨形成闭合电路,以确保车载设备和乘客的安全。在研发过程中,需要在大电流条件下连续载流模拟运行试验运行5万到10万公里,由于是大电流载流摩擦磨损试验,为确保其安全性,需要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值守,时间紧任务重。

  接地装置的装车试运行是在世界首条高寒客运专线哈大线上进行的,试装在国产高寒动车组CRH380BG上。1月份的哈尔滨,晚间气温可以达到零下30度以下,而

  在历尽艰辛的3年后,终于在CRH380BG高寒动车组上开始小批量试装考核,同年9月在完成30万公里运营考核后,同年10月开始批量装车替代进口件。“高铁关键部件的国产化之路,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好在这一路虽然艰辛,但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戴光泽感慨道。

  戴光泽教授去世的原因,坊间有多种说法流传。有传被学院年轻同事袭击,有传被一同留日博士同学伤害。目前仅有10月4号官方西南交通大学材料学院公众号“材料青年视界”发布了通知,提及

  ,四川校友会代表到西南交通大学了解情况,并联系其家属、同班同学及有关方面,跟踪有关调查情况。”今天是戴教授的头七。(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