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十分嚣张长期霸占同村公公:挑断男子脚筋放火烧死

时间:2022-09-26 11:45:03 作者:M6平台在线登录 来源:M6米乐官网登录 asycn

  自古以来,就有容易出人命一说,而下面的案件就是典型的一起因为而导致的凶杀案,也希望我们能以此案为例,遵纪守法,不做违背道德的事。

  2016年4月12日晚上八点多时,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的警局中,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在报警电话中警方得知:三十里铺镇方元村坝子南边的一户人家,发生了火灾。

  当颍州区警方已联合颍州区消防大队以最快速度出警,并赶到火灾现场的时候,却发现那起火点并不是一处普通的砖瓦民居,而是一排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

  由于板房易燃,不多时便已经火光冲天,更让人绝望的是,活动板房之中虽然没有人员被困,但竟然还有一个炒菜用的煤气罐,正在承受着烈焰的熬煎。

  但由于板房的火势来的​凶猛古怪,即便是消防车在周边不断喷水降温,也无法将那来势汹汹的火焰压住。只能任凭这场大火将板房中的易燃物品烧尽之后,这场大火才被当地警方和消防大队彻底扑灭。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由于有着乡村公路和农田的阻挡,这场大火并没有蔓延到村子里去。等到救援工作完成之后,警方也开始着手了解起火房屋屋主的情况,以便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工作。

  在村民的帮助下,救援人员终于在火场南侧厕所旁的一片麦地里找到了屋主王某,可这时的王某已经是奄奄一息,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但令人奇怪的是,王某自家的房子里着了火,但身上却没有一丝的炭烟气,反倒是浑身鲜血淋漓,就连额头上都被划了一块大口子。

  由于王某平日里住的地方是一处简易板房,四周都是铁板铁皮,周边群众也都认为,王某这一定是在房屋起火往外爬的时候,被家里的铁皮屋子给刮破了。

  为了尽快让王某得到救治,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王某很快便被抬上了担架,迅速送往了​市里医院​。但此时的王某由于失血过多,在被送到医院后不久,王某便没了呼吸。

  在医生提供的检查报告中,警方了解到,王某去世前曾经身中数刀,腰部、胸部都被人用锐器捅伤,而脖子后面那一刀更是直接将王某给送上了西天。

  这些铁证已经足以证实:王某是被人杀害的!面对着这样一起恶性伤人案件,当地警方不敢怠慢,迅速开始了立案侦查。

  在警方的调查下,死者王某的身份信息也越来越完善。39岁的王某在家中的五个兄弟里排行老四,父母已亡,有过案底、至今未婚,平日里就生活在村外的​那排​简易板房当中。

  除了种地和打零工外,这​排​简易板房还是一个麻将馆,村里人得闲的话便会来王某这儿打打牌放松放松,王某也能趁机赚点小钱。

  由于王某在被发现时就已经奄奄一息,没能留下任何与本案有关的线索,警方也只能在村中展开摸排调查,以便能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颍州区警方对几户村民进行了几次谈话之后,警方了解到,村中一户李姓人家,曾经跟王某有过矛盾。

  不过,他们之间发生打斗跟争执,都是去年的事情了,就算是李姓人家想要事后报复,真​的​把报复时间放在一年之后吗?这时间线会不会拉​的​太长了一点?但警方不敢放过这条信息,立刻对李姓人家展开了走访调查 。

  在调查中警察们了解到,37岁的李某某是家里的顶梁柱,平日里就跟妻子程某一起,靠用家里的那辆双排座四轮车收废品为生。

  由于夫妻俩勤劳能干,家中已经盖起了一幢三层小楼,稍微有空的时候,李某某会带着自己的妻子程某一起,来到村边王某家的麻将房中消遣一下,李某某也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

  但就在2015年夏天的时候,李某某无意间瞥见了妻子程某的手机中,竟然有一条来自王某的暧昧短信,上面明晃晃​的​写着:邻居xx在两天之后就走了,两天之后你来我家。

  李某某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是品出了这条短信中的弦外之音,但他还是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将手机信息甩到了自己的妻子面前,准备找她问个清楚。妻子程某也是不慌不忙,拿起手机便给王某拨了回去。

  电话那头的王某见程某的话头中带了点兴师问罪的意思,便打了个哈哈说:我是给别人发的,号码摁错了。接着更是天南海北的一顿乱扯,好歹把这件事给搪塞了过去。

  尽管王某和程某这段戏配合​的​天衣无缝,但那条暧昧短信却始终成为了李某谋心中​一个​过不去的坎儿。

  从此之后,李某某便多了一个心眼儿,开始密切关注起了妻子程某的行踪。果然,不久之后的一天晚上,李某某竟然发现,妻子失踪了。

  心急火燎的他急忙登上了自家小楼的屋顶,准备远眺一下,看看有没有妻子的踪迹。由于此时已经是深夜,村中大多数人家都已经熄了灯。

  由于李某某家的三层小楼距离王某家的板房不过四五百米,李某某很快就摸到了板房后面的窗户边上,里面还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谈话声。

  尽管听不清屋内的两人究竟在交谈什么,但李某某还是能大致确定,屋里头那个正在跟王某谈话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程某。

  忍无可忍的李某某直接从外头砸烂板房的窗子,不顾那一地的碎玻璃,抬腿跳了进去,而屋内的一幕更是几乎让李某某背过气去:王某竟然跟自己的妻子程某都浑身脱得赤条条的,呆在一间屋子里。

  王某看到正在气头上的李某某后,也不敢跟他正面对峙,急忙穿了件蔽体的衣物,慌忙逃出了自家板房。

  为了不让家丑外扬,李某某只得拽上自家媳妇往家赶,生怕让外人看见。谁知道,李某某还没能踏进自家院墙,便一头倒在了地上。

  原来,李某某在砸开王某家的玻璃时,不小心被碎玻璃划伤了胳膊上的血管,此时的他由于失血过多,这才晕倒在地。

  李某某住院的事,很快便引起了李家人的集体注意。为了搞清楚李某某究竟是怎么伤着胳膊的,程某跟王某在一间屋子里脱衣服的事情,也被一起捅了出来。

  尽管程某一直在哭诉,自己跟王某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李某某却固执​地​认为,孤男寡女脱光了在一间屋子里,躺在一张床上,说没有发生什么,又有谁会信呢?

  随着事情越闹越大,就连程某的娘家哥哥也赶到了医院里,要把自家妹子从楼上给扔下去,以此来遮家丑。

  这时,程某也扑在了婆家婶子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自己之所以跟王某纠缠不清,并不是自己水性杨花,而是王某这个村霸一直在逼迫自己:要是我不跟他好的话,他先弄死我儿子,再弄死我老公,收破烂的车轮子给你挑了,泼上汽油给你烧了。

  在王某这番威胁当中,最让程某害怕的那个,无疑是王某对于自己儿子的威胁。原来,程某自从嫁到李家之后,前后曾经生下了三个孩子。

  这三个孩子当中,前两个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活下来。好在李某跟程某的努力下,他们两人的小儿子总算是平安长到了现在。

  程某在听说王某敢对自己的儿子不利后,更是霎时间觉得天旋地转,没了个主意。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程某也就只能乖乖任凭王某摆布。

  婆家婶子在听了侄儿媳妇的诉说之后,不由得也动了恻隐之心: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报警呢?程某悲戚​地​说道:这样的丑事我该怎么跟别人说呢?

  而这些羞于启齿的经历,在经过社会上的舆论发酵之后,人们口中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指指点点,也会变成对女性的二次伤害。

  但如果女性不站出来对骚扰自己的人说“不”的话,那么被猥亵、被侵犯的经历有了一次之后便会有无数次。

  女性在遭受猥亵和侵犯的时候,一定不能深陷在那些恐怖的经历中无法自拔,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女性们要做的是保留证据、指认罪犯,让他们接受应有的制裁。

  警方在了解到王某跟李某某一家有过这样一段往事之后,警方迅速展开了针对李某某的调查,会不会是李某某受够了王某对于自己妻子的侵犯,这才恶向胆边生,不仅杀了王某,还一把点着了他的房子呢?

  在4月12号那天,李某某像往常那样,一大早就开着自家的货车出去拉货赚钱,并没有半点反常的举动。晚上回家之后。

  李某某便被同村的几个好友拉了出去,准备一起打牌消遣一下。由于当晚的气氛高涨,这一人也都商量好,不论谁输谁赢,那钱都不能揣在自己的兜里过夜,必须得当晚买菜喝酒消费掉。

  越玩越兴奋的李某某还给家里人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今晚自己不回去了,就准备在外边将就一夜。有这么多人一起围着李某某,李某某根本就不肯抽出身来去杀王某。

  不过,警方这次对李某某的询问,并非是一无所获,警察们在谈话中了解到,就在王某被害的那一晚,李某某的妻子程某,再一次失踪了。

  原来,就在李某某准备在外头玩个通宵的时候,曾经给妻子打过电话,可刚开始的时候,李某某十几个电话都拨过去了,程某就是不接。

  好不容易最后一个电话拨通了,程某的反应也是很让李某某意外。李某某后来回忆到,自己的妻子在接起自己的电话时,竟然吓得跟只绵羊一样,哆哆嗦嗦​的​说不清楚话。

  李某某不由得有些诧异,急忙追问妻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慌张。可电话那边的程某却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在那儿低声抽泣,最后更是直接把电话挂掉。

  可尽管李某某的妻子表现如此如此反常,当地警方也没有将程某划定为目标嫌疑人。因为死者王某身上的伤口之重、伤口之多,绝对不像是一个年轻女子可以用锐器办到的,倒更可能是一名成年男子所为。

  在想到“成年男子”这个关键词时,当地警方忽然灵光一现,虽然已经排除了程某丈夫李某某的嫌疑,可与李某某关系亲密的其他成年男性,还依旧有着作案的可能。

  想到这个案件突破口后,当地警方迅速出动,迅速赶往了李家另一个成年男性的家中,也就是李某某的父亲李某。李某的家并不难找,就挨着自家儿子的三层小楼。

  但让民警没想到的是,原本这个时间应该在家中干活的李某竟然不在家中。看到眼前这种情况,警方的心不由得一沉,难道李某已经外出潜逃了吗?警方不敢再耽搁下去,急忙对周边展开了地毯式搜索,希望能尽快找到李某的踪迹。

  就在民警全力搜寻的时候,办案民警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不是别人,正是李某的一个亲戚:李某就在这儿,他哪儿都不去了,就在这里等着。

  而李某也痛痛快快​地​承认了,就是自己杀了王某,而且自己在杀了王某之后还不解气,又回家找出了家里的柴油桶,一把把王某的房子给点着了,这才算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口恶气。

  在警方审讯的时候,李某也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在作案之后根本就没想跑。说到这儿的时候,李某还给民警展示了一下他新换的衬裤,表示自己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进去了,怕监狱里冷,这才换了身干净的新衣裳。

  当李某杀人的消息传回方元村的时候,村中人更是一片哗然,人们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个曾经当过生产队队长的62岁老人,竟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而其中反应最为激烈的,自然是李某的儿子李某某,李某某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父亲会对王某如此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呢。

  李某某觉得,自己跟妻子结婚这么多年,彼此都是知根知底,成双入对的,除了有时候会去王某的麻将摊子上玩一会儿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时间出去胡闹鬼混,对于妻子的为人,自己心里还是有个底的。

  但奈何王某就是块油盐不进的滚刀肉,跟他吵架时他就算是不占理,他也要在气焰上胜过别人三分。别人如果是怒火攻心想打他的时候,那正好是遂了他的意。

  曾经有个村民曾经跟王某吵架,吵到上头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打了王某一巴掌,最终便被王某给讹去了八千块钱。有了这个先例之后,村里人大多都是躲着王某走,生怕沾上他之后再被他给讹上一笔。

  其实,李某某的父亲李某也深知王某这种人不是个善茬,即便是拿到了他的把柄,把他送进了监狱,那也未必能真正了结掉两家人的恩怨。

  在父亲李某的心中,王某这种人只会是越来越坏,而自己的儿子已经是结了婚成了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李某也不想把自己一大家子跟王某牵连在一起。

  因此,李某在得知王某对自己的儿媳程某不规矩之后,虽然心中有了一个大疙瘩,但最后还是好歹把心中的那口气给咽了下去,两家人也都风平浪静​的​继续生活了一年。但让李某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步步退让,却没有换来一个好结果。

  就在2016年4月12号那天,自己儿子前脚刚出去打牌,自己的儿媳妇程某后脚又一次失踪了。那天晚上,李某像往常一样,正准备脱衣睡觉,可自己的小孙子却发现自己的妈妈突然不见了,爸爸也不在家。

  于是小孙子便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隔壁的爷爷家,把妈妈不见了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爷爷。尽管此时李某还不能确定,自己的儿媳程某就一定是去了王某家,但他还是做好了跟王某起冲突的准备。

  李某想到,王某家中有一把劈刀,为了能跟王某“决一死战”,李某也将家中那把锋利的杀猪刀给提在了手里。

  就当李某气势汹汹​的​往王某家中赶时,他也在心中拿定了主意:要是自己儿媳还跟王某鬼混的话,那自己就亲手料理了王某。就当李某赶到王某家中时,李某果然从门缝里听到了儿媳说话的声音。

  怒不可遏的李某一脚踹开了房门,便开始对着自己的儿媳破口大骂:你不要脸。在一声声的咒骂声中,程某着急忙慌​的​从后门溜走,飞也​似地​逃回了自己家里。

  从家中拿到自己的身份证后,程某展开了为期三天的逃亡计划。全然不知道在自己走后,王某家中是怎样的血雨腥风。

  就在王某见势不妙想要逃走的时候,李某一刀上去便砍断了他的脚筋,接着便是手筋,此时李某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打就给他打死,要做就给他做到位!

  在向着王某连砍数刀后,李某又将家中的柴油浇在了王某的板房上,很快,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震惊了整个方元村。随着李某的被捕,这场人命官司似乎也应该落下了帷幕,李某最终也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对于王某跟程某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王某的大哥似乎有着另外的看法。在他的眼中,自己弟弟跟程某之间是郎有情妾有意。

  而他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自家女儿在街上的超市中打工,有一次自己的女儿递给了自己​一包​东西,里面是成套的衣服跟铺盖,让自己转交给她四叔(王某),这些东西都是程某买给他的。

  在警方的调查中,程某也确实主动给王某打过电话,但程某却说,这都是王某逼自己打的,如果不打的话,他就会对自己的家人不利。

  但无论如何,当我们的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我们一定要勇于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不管在什么时候,以暴制暴都是不可取的。

  本案中的李某一家受到了村霸的欺压,却是敢怒不敢言,最终更是想要通过暴力手段来挽回自己的“面子”和“里子”,希望能通过“一命抵一命”的方式让坏人受到惩罚,以此来让自己儿子的生活重回正轨,不再受到坏人的戕害。

  但在法治社会当中,不管李某的出发点如何,他的行为显然是触犯了法律,而他也最终要为自己当初的鲁莽付出代价。